佛系写文,写的较短。

雨季比往年都要猛,龙舟水多得都要溢出来了。

天色将晚,路上行人匆匆,纷纷赶向回家的路。张起灵站在窗前,看向远处山上的翠绿,旁边是刚刚烧好的饭菜,缓缓地向上冒着白烟,在暖黄的灯光中渐渐消散,从有形到无形。

不知道吴邪走到哪里了。

雨村别的不多,却是多好山好水,夏天一到,山上的草木极尽绿色,颇有生机盎然之感。吴邪闲不住,翻出早些年当关根时候用的相机,一早就往山里去,午饭也没吃,途中只发了一条短信,定了个位。

倒不是怕他走丢,这片的山早就被张起灵巡了个遍,没什么难走的地方,多去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好。但是下了雨,他又没带伞,雨天路滑,不免有些担心。

更多的时候,是吴邪在等巡山结束...

夏竹

你又意欲如何


这个又过年了,一年是一年,转眼时间就过得这么快了。

今年的冬天起起伏伏,暖了又冷,冷了又暖。虽说也有地暖,但福建毕竟是南方,湿冷的天气还是给了我非常大的打击。我也不能天天赖在闷油瓶身上,也不能晚晚用爱发电,只能自行摩擦生热,暴力取暖,实在是不好受。后来闷油瓶看不下去,自己找个蹩脚的借口靠过来,我们就这样得过且过地熬过了数九寒冬。

终于算是有个温暖的春节,我还没来得及到院子外面舒展一把骨头,把被子晒一晒,张海客那边就打电话过来,说要来我这过春节。

mmp,我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,你们这帮搅屎棍就一个一个跑过来,觉得我这里很大是吧,还是对你们家族长不死心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个个怀揣的什么龌龊心思...

停水停电真的很痛苦
以下正文——

这个福建嘛,台风也是挺多的。不过雨村四周都是山,台风多多少少会小一点,威力也就没那么大了。

但威力没那么大的台风,把这穷破村吹个断水断电也是绰绰有余。

自从搬来雨村后,我还没遇到过台风,小时候在长沙在杭州,台风什么,不存在的;后来天南地北的跑,雪崩暴雨泥石流我都碰上了,就是没有碰到台风。因此我对台风的印象很模糊,一直到来了雨村,当第一次碰上台风来了的前一天,我还在屋顶继续晒咸菜。

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,窗外一片狼藉,咸菜与鸡毛到处都是,鸡笼被移到了里屋,受惊的鸡跑不出笼子,咯咯咯地狂叫,闷油瓶在一点点地收拾残局,远处他经常巡的山肉眼可见倒了一片的树,...

be注意

吴邪睁开眼,发现杭州落雪了。


没有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,细雪纷纷扬扬,落在西湖上,泛起阵阵波澜。天早就黑了,路灯清冷,没有行人,西泠印社落了锁,吴山居里黑漆漆一片。


眼睛什么都看不见。


待吴邪适应了天色黑暗,他才后知后觉觉得冷,尽管睡着的时候,张起灵给他盖了毯子。
他走上楼,只有厨房有一盏暖黄的灯光,仿佛大海唯一的灯塔,沙漠唯一的水源。就算饮鸩止渴,也心甘情愿。


他站在黑暗里,张起灵现在灯光下,三两步的距离,他觉得遥不可及。张起灵围了围裙,静静地看着火焰舔舐炉灶上的砂锅,画面充满了人间烟火气。他想上前去,拥抱他宽阔的背脊,却意识到自己不属于那块灯光圈出的范围里。他手...

《外部空间设计》,(日)卢原义信著,尹培桐译.

《建筑形式的逻辑概念》,(德)托马斯·史密特 著,肖毅强 译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524246499/

© 素袅 / Powered by LOFTER